<address id="pf3vp"></address>

        <em id="pf3vp"></em>

              <form id="pf3vp"></form>

              <em id="pf3vp"><span id="pf3vp"><track id="pf3vp"></track></span></em>

              當前位置:首頁?>?詳細信息

              扶貧路上,我們都挺好

              ——記中國十九冶駐四川省涼山州越西縣扶貧干部陳安斌
              來源:□顧帥男 發布時間:2020年11月20日 訪問量: A+ A A-

                故事簡介:中國十九冶員工陳安斌,2018年來到四川省涼山州越西縣成為一名扶貧干部。三年來,他幫助越西縣完成了近3000戶毛坯房改造,為無數貧困家庭消除了住房隱患。除了完成本職工作以外,他堅持每個月抽出兩天時間坐2個小時的長途汽車上門慰問貧困家庭,他更以平等的心態對待幫扶患有艾滋病的家庭,用實際行動做好禁毒防艾、控掇保學、環境衛生、產業發展等政策宣傳,讓當地居民不僅在物質生活上有所保障,更在精神生活上有所依靠,真正做到扶貧扶志。

                “你別嫌我嘮叨啊,還是千萬要注意安全!”

                “我知道,我知道,你放心,我挺好的。”不用明說,陳安斌知道妻子擔心的是什么,是他幫扶的那戶患有艾滋病的貧困家庭。在長達兩年的幫扶過程中,家人始終對此牽腸掛肚,而陳安斌卻早已習慣了這個特殊的家庭,一如他早已習慣了這條長達三年的扶貧之路。

                2018年,49歲的陳安斌帶著十九冶的管理經驗和施工技術來到了四川省涼山州越西縣這片貧困的土地,成為了一名定點扶貧干部。從家出發,搭火車到達成都,然后轉大巴車到達扶貧的縣城,運氣好再搭上一輛好心人的私家車,花上一整天的時間才摸摸索索來到目的地。望著眼前一片片破舊的土坯房,耳邊也充斥著完全聽不懂的彝族話,陳安斌深吸了一口氣,他知道,腳下的扶貧路“道阻且長”。

                我們都一樣

                2019年,在當地政府的安排下,陳安斌被分配到了5戶需要幫助的貧困戶,從此便開始了每個月兩天跋涉近2小時長途的幫扶工作。這些家庭的貧困大多都是因家中沒有勞動力或是孩子太多而導致的,這其中有一戶卻因為特殊的原因,兩年來始終牽動著陳安斌的心。

                家里的男主人名叫普提五來,妻子早逝,留下了四個孩子,還有一個年邁的母親。起初,和其他戶一樣,陳安斌每個月兩天去他家幫忙做做家務,宣傳一下最新的政策,時間一長卻發現,30多歲本應是年輕力壯的普提五來卻時不時住院,而在周圍人的聊天中,陳安斌才知道,普提五來是一名艾滋病患者,更讓他震驚的是,他的四個孩子中有三個也同樣患有艾滋!

                聽到消息的那一刻,一向樂觀的陳安斌還是害怕得心臟狂跳,他閉上眼睛一遍一遍地回憶在普提五來家幫扶的細節,又仔細地檢查著手腳,一個細小的傷口都不能放過。幸好!此前幫扶的時候并沒有受傷,這讓陳安斌好受了很多,很快,深深的同情便代替了害怕占據心頭,困擾這個縣城的不僅僅是經濟,還有疾病!家里的頂梁柱正值而立之年,卻幾乎快喪失了勞動力,三個孩子還年幼,最小的還在上幼兒園,原本有充滿無限可能的未來,可現在等待他們的卻會是無盡的病痛折磨。“如果這一切發生在我身上,我不敢想,我只能盡全力幫助他們。”

                還是每個月兩天的上門幫扶,但陳安斌卻更上心了。“心里早就不害怕了,只要自己注意防護,和艾滋病人接觸沒有問題,我們是來扶貧的,不僅要把經濟帶上去,還要把尊重和平等帶給大家。其實我們都一樣的,疾病怎么能將人與人區分開呢?”陳安斌給大家講述艾滋病的預防措施、傳播途徑,和艾滋病人面對面交流、肩并肩坐著,用實際行動踐行著尊重和平等;他給孩子們講大山外的世界,美麗的校園、整潔的教室、寬廣的操場,告訴他們學習是終生的事情。

                然而,艱難的處境滋養著自暴自棄的念頭,上有老、下有小,更有疾病折磨,陳安斌感受到普提五來的絕望。他常常找普提五來聊天,耐心地聽他用不太流暢的普通話傾訴,知道了這個青年人在靦腆的面孔下深深的憂慮。治不了他身上的病,但陳安斌努力成為他心靈上的大夫。他給普提五來看自己孩子的照片,照片里的年輕人站在大學門口笑得很甜,“我比你大十幾歲,算是你的老哥哥,你看這是我的孩子,這是他考上大學的照片,只要肯努力你的孩子也一樣可以!”“幸福的生活是打拼出來的,你還年輕,雖然你的病會給你帶來不便,但只要你想奮斗,總有你的一片天地。”

                也許是照片中的笑臉刺激到了普提五來,也或許是陳安斌的話激勵了他,普提五來選擇了外出打工養家,也積極接受治療,四個孩子在政府的幫助下努力求學,而陳安斌選擇了繼續成為這個家庭里的“兒子”和“父親”,關心著這個特殊的家庭,也堅持將“兩不愁、三保障”、禁毒防艾、控掇保學等知識宣傳到每一戶需要幫扶的家庭里。

                藍天之下建新家

                作為建筑企業的員工,施工技術成熟、管理經驗豐富是陳安斌最有力的扶貧武器,除了每周兩天的到戶幫扶,陳安斌的日常就是與土坯房改造打交道,三年來走遍了每一戶需要改建的家庭,親自鑒定危房等級,用自己的經驗為當地建房把好質量關、技術關。

                土坯房改建成磚房說起來并不是項大工程,在當地政府的共同努力下,通常一批房屋一起改建,一個半月左右的時間便可以完成一批,這樣一件改善民生的好事,陳安斌怎么也沒想到還會有攔路虎出現。

                為了幫助當地人有一個更好的居住環境,當地政府給每戶補助了4萬元進行房屋改建,每戶自行負責改建工作,超出4萬元的部分需要每家每戶自行支付,正因如此,有的家庭為了減少額外開支,不惜在施工質量上動手腳,以次充好減少成本。質量把關的陳安斌自然說什么都不答應,“改建是件好事,政府也有補貼,不能因為省錢反而建成了危房,我若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不僅砸了十九冶一家的招牌,更丟了所有扶貧干部的臉面!”強硬的態度反而激起了當地居民的反抗,有幾戶不愿額外出資的家庭甚至開始拒絕改造。

                陳安斌很想說些什么,卻因為語言不通如鯁在喉。“從前在項目上也遇到過難搞的分包和工人,可沒想到跑到這里來做好事也能遇到這樣的情況。”也許骨子里就有著不服輸的勁兒,陳安斌找來當地會說彝族話的鄉鎮干部,向不配合改建的每家每戶打電話溝通,他說一句,人家翻譯一句,了解每家的實際困難,挨家挨戶做思想工作,遇到電話打不通的,便親自去走訪,雖然不會當地話,但樂觀開朗的陳安斌還是在鄉鎮領導的幫助下和當地的改建戶混熟了起來,也逐漸得到了大家的理解。

                細數近三年的扶貧,1097戶非建檔立卡家庭和1733戶三類重點對象有了自己的新家,原先破舊簡陋又不安全的毛坯房越來越來少,取而代之,一批又一批嶄新堅固的房屋佇立在了越西縣的藍天下,接通了水電,夜晚也格外明亮。安得廣廈千萬間?陳安斌用了三年做到了,為當地貧困戶送去了風雨不動安如山的幸福。

                和大山一起改變

                什么是扶貧?扶的又是什么貧?

                陳安斌第一次思考這個問題的時候是2018年。經過前期扶貧干部們的努力,這里的交通已經得到了很大的改善,望著一片片簡陋的土坯房,陳安斌覺得,自己的使命就是要為這個貧困的縣帶來更多經濟上的改善,讓他們吃得飽、穿得暖。扶貧就是要把生活條件扶上來!

                三年間,家家戶戶都接通了水電,可以順暢地通過電話溝通交流,近三千戶貧家庭住上了新蓋的房子,生活條件比以前改善了許多,陳安斌卻再一次思考起了這個問題。生活條件改善了就是真正扶好貧了嗎?陳安斌不禁想起了自己,身受公司重托前來扶貧的三年,十九冶沒有落下過自己一個月的工資,也不曾缺漏過每一次的職工體檢、年節慰問,可真正讓他感動的,是無數次的員工學習,公司黨委都不曾落下過他的名字。他又想起幾度想要放棄務工的普提五來,想起了那些輟學在家的孩子,想起了村子里木然無知、身患艾滋的病患,陳安斌給了他們一個新家,還鼓勵他們務工,教給他們知識,勸諫他們就學,原來早在不知不覺間自己已經明白,扶貧還要扶起精神的貧瘠!

                三年,這座貧困的大山變了,變得更干凈、更先進也更文明,三年,陳安斌深深意識到,自己也變了。“越是落后越是困于安逸倦怠,我的使命不僅僅是送去經濟上的改善,更是為那些被貧困綁住雙腳的人解開前行的鐐銬,推他們走出去,奮斗去、學習去,學會用勤勞的雙手、好學的雙眼留住明天真正稱得上小康的生活。”

                “我挺好的,放心吧!”

                每個星期,陳安斌總往家里報平安,一句“我挺好”讓妻子孩子都放心。而對于陳安斌來說,他的放心,則是在這個幫扶了三年的地方,能夠看到每一個貧困戶“都挺好”,看到大山深處脫下貧瘠的外衣。

              打印 關閉
              午夜夫妻一级生活片 - 在线 - 视频观看 - 影视资讯 - 随缘网